2015届护理专业 诸玫琳

时间:2020-04-07浏览:10设置

90后党员最美守护者|这个重症病房的“小太阳”,暖到患者想帮她找男朋友

援鄂校友诸玫琳谈校训


建桥校友、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的90后党员诸玫琳是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也是医疗队中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的一名护士。除了常规的医疗护理工作,诸玫琳还要负责病人的生活护理。她为患者清理呕吐排泄物时毫不娇气,按摩穴位时毫不马虎。

仿佛一个小太阳,诸玫琳就这样温暖着重症病房的患者和同事们。不少患者把她当作自家的闺女,忍不住想帮她找男朋友。

    除夕夜出发    

  到武汉的第一周就瘦了6斤  

除夕夜傍晚五点,诸玫琳接到医院的电话,得知自己成为了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当晚就要出发去武汉。此时,她的家人正在家里准备年夜饭。出发时间很赶,除去前往集合点的车程时间,诸玫琳只有一个小时准备行李。“我告诉家人后,家里变得很安静。”出发前,她的爸爸拍了拍她的肩膀说,你是党员,也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,年纪又轻,也没结婚,应该去。

年初二的中午,培训结束后,诸玫琳被安排上中班,直接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。所有重症病房的医护人员需要穿三级防护服,全副武装。一层层地穿上厚重的防护服,医护人员平均要花费20分钟左右。由于周围都是被病毒污染的物资,卸装顺序不对,就有可能把自己暴露在病毒中。诸玫琳说,工作结束后,由于从帽子到鞋套,每脱下一样,都要洗手消毒,自己和不少同事的手也因为反复消毒而过敏红肿。

第一天进入重症病房,诸玫琳与同事们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多,然后与夜班护士交班。由于防护服不透气,里面的衣服早已湿透。下班后,脱下面罩,脸上尽是压痕;脱下手套,双手已被汗水浸皱。凌晨3点,从医院回到驻点的诸玫琳才开始休息。

“做护士的人一般有些小洁癖,本打算回到房间再洗个澡。但每次下班回到驻点,就直接倒床上了。别提洗澡了,就连吃盒饭的力气也没有。”或许是因为脱水,平时一直想要运动变瘦的她,去武汉的第一周就瘦了6斤。

由于怕父母担心,通电话时她从不谈及工作细节,每次就报个平安。直到有一天,她接到母校和自己关系最好的郑老师的电话,听到那句:“孩子,你去武汉啦!我就知道你会报名去武汉的。”诸玫琳和平时一样喊了声“亲妈”,刚说完两个字,就忍不住鼻头一酸,像孩子般哭了起来。

    化身为女儿    

  为患者喂饭清理呕吐排泄物  

重症病房多数患者生活无法自理,加上没有护工人员及家属,一切都得靠护士去完成。诸玫琳除了常规监测病情、静脉补液、呼吸机导管护理等医疗护理工作,还要负责病人的生活护理,比如更换床单、病人饮食、清理呕吐排泄物,甚至打扫厕所。

“某号病床,赏黄金500两!”这是诸玫琳和同事们之间的“暗号”。听到这个“暗号”,同事们就知道患者有新的排泄物了,会前来帮忙清理和翻身。她告诉记者,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缓解患者不好意思的情绪,也可以活跃病房沉闷的气氛。

“我经常和患者说,有什么需求就直接和我们护士说,不用担心麻烦我们。每次帮患者清理排泄物的时候,我明白病人也很无奈,因为乏力是新冠肺炎的病症之一。”理解病人的惶恐、不安、无助,护士才能成为患者在重症病房温暖的依靠。

刚进入重症病房时,大部分患者无法行动,只能躺在床上。为了减少由于长时间卧床产生的压疮和废用性肌肉萎缩,诸玫琳每两个小时会帮患者翻身拍背、进行肢体按摩。中西结合的护理,是诸玫琳所属的曙光医院的特色。

起初,诸玫琳帮患者按摩穴位时,会遇到部分患者的不理解。“这些患者大多数是从电视上自学的按摩,或许因为他们没按准穴位,所以会没有效果。”但是,诸玫琳并没有气馁,她先从愿意接受穴位按摩的患者入手。每天她都会帮患者按压足三里和三阴交等促进身体恢复的穴位,以及脚底和百会穴等促进睡眠的穴位。

中医按摩的疗效往往是循序渐进的,一段时间后,患者不仅按摩完身体很酸爽,睡眠质量也提高了。“后来患者会主动问我穴位怎么找,我也会教一些简单的穴位按摩。随着患者之间的交流,越来越多的患者逐渐感受到中医按摩的魅力。”

诸玫琳生活照。

     最高兴的事     

  患者从拒绝吃饭到吃两碗饭  

“每次到医院最开心的事,就是看到患者今天又多吃了几口饭。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,因此患者自身免疫力的恢复尤其重要。”诸玫琳告诉记者。

重症病房里,有位50多岁的阿姨让诸玫琳印象深刻。当时,这位阿姨刚从昏迷状态清醒,由于觉得自己救治希望渺茫,每次护士帮她翻身时并不配合,还会拉掉吸氧面罩,也不愿意进食。这样的情况持续了2周,直到一天,诸玫琳得知这位阿姨早上喝了一口粥。

“我顿时觉得有希望了,只要患者愿意进食,病情的好转就有可能。”为了让患者补充到更多的营养,她和同事们常常会把自己从医疗队领到的水果和藜麦粥送给患者吃。有时患者吃一口饭,会不小心漏出来,诸玫琳连忙帮患者擦嘴,之后继续耐心喂饭,一勺一勺喂给患者吃。喂饭的时候,她还需要实时观察氧饱和度的变化。“由于患者进食的时候,需要摘掉吸氧面罩,一旦患者氧饱和度下降到80,就必须戴上面罩吸氧。”

随着这位阿姨身体各项指标的好转,她已经有胃口吃下两碗饭了,也有精神和朋友视频聊天。诸玫琳笑着说道:“阿姨有点小‘傲娇’,每次都趁我们医护人员不在的时候夸我们。我每次都会在走廊里听到她夸我们上海医疗队技术好,说现在年轻医护人员工作不容易。”

正因为诸玫琳对患者家人般的体贴和开朗的性格,不少重症病房的患者都把她当作自家的闺女。一次喂饭时,一位患者主动问起诸玫琳有没有男朋友,听说还没有时,这位患者主动说:“那我帮你找男朋友,我看网上有护士在防护服上求男友,我也帮你写一个。”说罢,拿起笔在诸玫琳的防护服上写道:“请求祖国妈妈分配一个男朋友。”

当问及身处金银潭医院重症病房,为何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心态时,诸玫琳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和年龄不符的沉稳:“面对这样的疫情,我们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帮助患者。”习近平总书记回信勉励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90后党员,也让诸玫琳再次受到鼓舞:“我在上海建桥学院读书的时候成为了预备党员,在曙光医院正式成为党员,作为青年党员,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需要承担起的责任与担当。”

来源:青年报·青春上海见习记者 陈泳均


返回原图
/